寂竹

星期二基友生日,这是礼物

叶蓝

    “小蓝,在看什么呢?“叶修一手搭上他的肩,一边侧着身子去看电脑屏幕。

       蓝河也微微侧身,好让叶修能看清屏幕,然后抬头笑了笑,回答道:”这不是快她生日了吗,给她挑礼物呢,叶神。“

     “不是还有半个月吗,不用这么着急”叶修顿了顿又道:“咱俩这都同居这么久了,还叫叶神,嗯?”

       他挑眉看向被自己的一声’嗯‘撩到的爱人,轻轻笑了笑,把人从椅子上拉起来,自己坐下去,然后再让人坐自己腿上。

       蓝河不好意思的低头,过了几秒抬起头亲了亲叶修的嘴角,同时改了称呼“叶修”

       叶修满意的点头,又听怀中人说“你刚刚说她的礼物不着急,你忘啦,上次我们就差点忘记了,所以我打算这次先准备好,到时候就不用急了。”

       叶修从善如流的点点头,顺着自家爱人的意思“那就先给她准备好。”

江周江

       一个周末,天气温暖得刚好,江波涛和周泽楷两人懒洋洋的窝在床上不愿意起来。

       忽然周泽楷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拍了拍江波涛说:“江,她快生日了,礼物?”

       江波涛想了想说:“嗯,还有五天吧。这样吧,我们还没吃早饭,现在起来好了。正好上街,把两件事都解决了。”

       “嗯”

 ------------------------------------------

       “小周啊,你说送她什么好呢?”江波涛略带苦恼的看向周泽楷,而周泽楷也认真的思考“送衣服、首饰?”

       江波涛摇摇头说:“这个等她以后有了男朋友,让她男朋友送吧。”江波涛又接着说:“不如送她各个战队的队服吧,她还挺喜欢联盟的。”

       周泽楷点点头,把自己刚买的奶茶递到人嘴边,江波涛在喝奶茶的同时把自己一直拿着的小笼包喂进周泽楷口中。

喻黄

       窗外繁星闪烁,夜来香正静静的释放着香气,整个环境显得宁静而美好,而窗内...

       “少天,该睡了。”“队...啊不...文州,再等等嘛,那个叶不修又在抢boos了,还是从我手上拉走的boss,我这回一定要打的他哭天喊地的......”

       喻文州见黄少天不听,挑了挑眉,走至他身后把网线拔了,直接打横抱起放在床上,然后覆在他身上,只见黄少天缩了缩脖子,然后闭上眼,弱弱地说:“文州,我还疼,不做成不成?我不玩游戏了,现在就睡觉,马上就睡觉,一定好好睡。”

       喻文州闻言在黄少天他看不见的地方勾了勾嘴角,从他身上下来,关了灯又把他拥入怀中。

       喻文州忽然想起今天白天黄少天说要在两天后她生日时亲自给她做一个蛋糕,当生日礼物的事,于是他想和黄少天说让他先练练,省的到时候出错。

       手还没拍到人,便已经听到怀中人平稳的呼吸声,然后他放下手,对着黄少天宠溺的一笑,也睡了。

       


       一栋别墅里,蓝河抱着一个一米八的大熊,叶修在他身后扶着他。“老叶,你们就送一个熊啊,本少可是自己做了一个蛋糕呢”黄少天总是这样,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后面跟着的喻文州抱了一束马蹄莲。

       “呵呵,那能呢,还有辆自行车。”这时周泽楷和江波涛也一起走了进来,这两人一人拿了一个盒子,大盒子里是队服,小盒子里是一块表。

        “生日快乐”

记一个脑洞


伞修
  恋人死了以后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突然有一天暗恋自己的人也能看到他了......
    伞哥表示:我才是人生赢家,你们这群觊觎我家男朋友的...哼哼